<dd id="scrc8"></dd>

    <div id="scrc8"></div>

      <dd id="scrc8"></dd>

      <dd id="scrc8"></dd>
      
      
      <dd id="scrc8"></dd>

          <div id="scrc8"><tr id="scrc8"></tr></div>
        1. <dd id="scrc8"></dd>

              <dd id="scrc8"></dd>

 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 : 中仑网 > 小说资讯 > 慕容仙萧何曹参谷车小说_慕容仙萧何曹参谷车小说名字

              慕容仙萧何曹参谷车小说_慕容仙萧何曹参谷车小说名字

              今天小编带来灭秦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慕容仙,萧何,曹参,谷车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龙人,大秦末年,神州大地群雄并起,在这烽火狼烟的乱世?#23567;?#38543;着一个混混少年纪空手的崛起,他的风云传奇,拉开了秦末汉初恢宏壮阔的历史长卷。大秦帝国因他而灭,楚汉争霸因他而起。因为他——霸王项羽死在小小的蚂蚁面前。因为他——汉王刘邦用最心爱的女人来换取生命。因为他——才有了浪漫爱情红颜知己的典故。军事史上的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是他的谋略。四面楚歌动摇军心是他的筹划。十面埋伏这流传千古的经典战役是他最得意?#24917;?#20316;。这一切一切的传奇故事都来自他的智慧和武功……

              灭秦

              推荐指数:10分

              灭秦在线阅读全文

              第四章乌?#35813;?#22823;恩人

              在他们眼中,樊哙的声名远远要大于刘邦,他们也是在了解樊哙之后才知道刘邦的。这并不表示樊哙的武功就一定比刘邦强,名气就一定比刘邦大,而是纪、韩二人在淮阴?#21069;?#30340;老大文虎,恰恰是樊哙的乌?#35813;?#22312;淮阴设下的一个坛主而已。他们经常听文老大吹嘘,自然而然地便对樊哙之名早有仰慕。

              “属下叩见门主!”纪空手一拉韩信,两人跪下,连连磕头。

              樊哙怔了一怔,豁然明白:?#38712;?#26469;你们是跟着文虎的门人。”他伸手扶起纪、韩二人,然后?#21481;?#21016;邦身边,俯身查看。

              半晌过后,他站起身来道:“你们跟着文虎有几年了?现在做的是什么职事?”

              纪空手道:“我们其实也不是文老大手下的人,只是借他这块?#20449;疲?#22312;淮阴城里瞎混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哦?”樊哙看了他一眼道:“那你们怎么又救了刘邦呢?”

              纪空手赶紧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,边说边注视着樊哙的脸色。樊哙却?#25165;?#19981;形于色,只是专心地听着,听完之后,方才重新打量起纪、韩二人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们可知道,你们这一念之慈,不仅救了刘邦,也是我乌?#35813;?#19978;千子弟的大恩?#25628;劍 ?#27146;哙突然跪下,在地上叩了一个响头。

              纪空手慌了手脚,便要来扶,谁知入手处仿如大山般沉重,樊哙的身体纹丝不动。

              “哎呀,这可使不得。”纪空手与韩信大惊之下,急得直跺脚,好不容易扶起樊哙来,纪空?#20013;?#20013;奇道:?#25300;也?#26159;救了刘邦么?怎么樊哙倒给我叩起头来,难道说刘邦与乌?#35813;?#20063;有渊源?”

              樊哙道:“其?#30340;?#20204;说的那位军爷,乃是郡令慕容仙手下的一名将军,名叫萧何。若不是他来通风报讯,我又怎会知晓你们救了刘邦呢?”

              纪空手与韩信不由大喜,笑嘻嘻地道:“如果樊爷真是赏识我们,不如从今天起,我们就跟着你?#36710;?#27743;湖?”

              樊哙微微一笑道:“你们为了刘邦,甘冒大险,我本应重谢!但是刘邦?#19997;?#26127;迷不醒,伤势还不稳定,我必须尽快将他?#31361;?#27803;县,以确保他能完全康复。所以这一次?#19968;?#19981;能带你们走,只能暂?#27604;?#20320;们受些委屈,一月之内,我必定再来相迎二位。”

              他此话一出,纪、韩二人相视一眼,脸上好生失望,樊哙看在眼里,从树上拔出飞刀,递给纪空手道:“你们也用不着沮丧,虽然这一次不能与我同回沛县,但我樊哙说话,从来就是一诺千金,你们只须凭着这把飞刀去见文虎,他见刀如见人,自?#25442;?#22909;生款待你们,奉作上宾!”

              纪空手接过飞刀,但见这刀虽只七寸,却入手甚沉,绝非是普通铸铁打造。?#28193;?#34180;如蝉翼,刀锋犀利无比,做工精致,线条流畅,一看便知是出自高人之手。心中顿时好生喜爱,拿在手上,久久不肯放下。

              樊哙抬头望天,知道时间不早了,叮嘱几句之后,将刘邦负在身上,一纵而起,消失在黑暗之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韩信望着樊哙消失的背影,心存疑惑道:“你真的相信樊哙还会再来吗?”

              纪空手道:“凭我的?#26412;酰?#27146;哙的确是一个值得我?#20999;?#36182;的人,我没有理由不相信他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韩信不由得问。

              纪空手微怔,想了一想道:“我得去见姓丁的那老妖怪,你先去文老大那里等我吧!”

              韩信不由得一脸同情地望了望纪空手,?#20197;擲只?#22320;道:“看来老夫子还真是你的克星!”

              纪空手记挂着与丁老夫子的约定,为了自己的屁股不遭罪,与韩信分手后,一个人直奔财神庙。

              财神庙里空无一人,这显然是在纪空手意料之中的事。他似乎一点都不着急,等到夜色渐深?#20445;?#20182;才听到了门外传来“笃,笃,笃”的三记敲门声。

              这是他与丁老夫子约定的暗号,他的回应就是轻咳一声,然后便见到丁老夫子慢悠?#39057;?#36401;步进来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好,老夫子,?#24674;?#20170;天你又想出什么花样来折磨?#24050;劍俊?#32426;空手见他一脸和善,带着微笑而来,心中不由“咯噔”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“今天没有花样,就是想和你说话聊天。”丁老夫子挨着他坐下道。

              纪空手吐吐舌头道:“这可是太阳从西边出来啦,不仅稀奇,而且奇怪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迄今算来,你我认识也有三年了,一个闷着头教,一个闷着头学,时间过得还真快,眨眼之间你都快成大人了。”丁老夫子深有?#20889;?#22320;道。

              纪空手一本正经地道:“我可是度日如年,自从认识你,?#24050;?#26681;就没有睡过一夜好觉,还和你猜了整整三年哑?#30504; ?/p>

              “你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的原因?”丁老夫子悠然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?#26263;比弧!?#32426;空?#20013;?#20102;:“虽然你对我一向不错,可是?#19968;?#19981;想被别?#35828;?#20316;?#22766;鍘!?/p>

              丁老夫子透过窗棂,放眼望向暗黑的夜空,心有所思,半晌才道:“我来淮阴乃受人之托,但三年间我踏遍淮阴的每寸土地,却仍无所获。”

              纪空手不解地道:“你说你来?#35828;?#26159;受人所托?”

              “至少当初我来?#35828;?#32477;非我的本意。”丁老夫子淡淡地道:“你可听说过‘盗神’丁衡这个名字?”

              纪空手摇头道:“这个人未免也太狂了吧,贼就是贼,还要在后面加上一个神,是不是有神经病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呸!”丁老夫子?#20808;淮?#36947;:“天下有像我这样聪明的神经病吗?”

              纪空手“呀……”地一声,吐吐舌头道:“难道你就是盗神丁衡?”

              丁衡悻悻地道:“你见识浅薄我并不怪你,可你不能信口开河,敢说我丁衡有病的人你是第一个,若不是看在你我三年?#24917;?#24773;上,我一定要把你打得满地?#24050;潰 ?/p>

              纪空手微笑不语,心里却不以为然地道:“你说的这么漂亮,又是盗神?#20102;?#30340;,其实也就是一个贼,就算你是个大贼,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丁衡的眼缝里逼出一道寒芒,仿佛看到了纪空手头脑里的思想,冷笑一声道:“就算我是一个贼,也是普天之下无人能及的贼!天下各行各业之中?#39029;频?#19968;的人,完全应该得到他所应得的那份顶礼膜拜式的崇拜,而不是像你这样的热嘲冷讽。”

              纪空手道:“这也怪不得我,我跟你学了三年,除了这化装易容之术还能派点用场之外,其它狗屁绝学一概毫无用处,这怎不让?#19968;?#30097;起你这个盗神的真实?#38405;兀俊?/p>

              丁衡傲然道:“你不愧有无知小子的美誉,?#35895;?#25954;说妙手三?#23567;?#35265;空步这等神?#23478;?#26080;用处,真是‘无知者无畏’。你可知道,这三年来,你所学的每一门?#23478;?#37117;是天下无双的绝技?无一不是江湖中人梦?#20081;?#27714;的东西!”

              纪空手不由哑然失笑道:“佩服,佩服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现在总算明白了吧!”丁衡似乎没料到纪空手的态度转变得如此之快,颇有几分诧异。

              “是的,我的确佩服你吹起牛来倒是天下第一,你的妙手三?#23567;?#35265;空步既然这么神奇,我怎么就一点感受不到呢?”纪空手一针见血地道出了问题的实质所在。

              丁衡一怔之下,终于笑了:“这个问题问得好。我这三年里,所授的?#23478;?#37117;是套路招式,却从来没有教过你任何内功真气的运气法门,这就好比我修建了一幢百丈的高楼,框架已经立起来了,却没?#20889;?#19979;地基,是以根本经不得风吹雨打,一推就倒。而?#34433;?#22312;要做的事情,就是?#24613;?#32473;你打牢地基,让你出道江湖之后,可以经得起狂风暴雨的冲洗。”

              纪空手猛然间想到了一身是?#35828;?#21016;邦,心中暗道:“也许老夫?#29992;?#26377;说错,如果没?#24515;?#21147;,刘邦只?#30053;?#24050;一命呜呼了。这样看来,我至今一无所长,莫非真与自?#27721;?#26080;内力大有关系?”

              他忽然又想起另一个问题,道:“人家都是?#21364;?#22320;基,再修高楼,你为什么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呢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早说过,我来?#35828;?#26159;受人之托,但是三年间我日访千家,夜过万户,却仍无所获,而惟一让我看得上眼的?#20179;揮心?#36825;小子,直到今?#30504;?#25105;才把丑事相告于你,只因我将离开淮阴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呸!?#24674;?#25105;是否倒了八百辈?#29992;梗?#25165;?#23835;?#20320;看上。”纪空手拍开他的手道:“既然你来淮阴找人,为什?#21561;?#36825;时才告知于我?#30933;?#36947;你?#24674;?#22312;这淮阴的地头上,我纪空手可以手遮半天吗?”

              丁衡哈哈一笑道:“手遮半天?是不是也要老夫学你,用手遮住一只眼睛,每天半睁半闭的,最多?#20179;?#33021;看见半天边?老夫之所?#38405;?#30475;得上你,并不是因为你是帝王将相的弃儿,也不是达官贵?#35828;?#36951;婴,而是因为你自己。你虽然混迹市井之中,干的又是无赖这个行?#20445;?#20294;你贫而不贪,贱而不弃,颇有侠义心肠和小聪明更难得相格清奇,正是我一心要找的最佳?#25628;?#21568;!”

              纪空手的脸难看地红了,不好意思地道:“我听起来你好像是在骂?#25671;!?/p>

              丁衡肃然正色道:“?#34892;?#20107;情?#24674;?#33021;单看眼前,时间一长,你自然就会明白,但你一定要相信我,我丁衡曾盗遍天下,阅人无数,绝?#25442;?#25226;人看错,你的的确确不是池中之物,早晚有一天,会成为人中龙凤!”

              纪空手的眼睛一亮,油然生出一股信心道:“对,这就是我的抱负与理想,别人能做到的事,我纪空手也一定能够做到!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!”丁衡摇了摇头道:“不仅如此,就是别人不能做到的事,你也要想方设法做到,这才是英雄的本色。”

              纪空手挠挠头道:“?#26188;一?#26159;不明白你要我去做一些什么样的事情,是否去偷天下间别人没法偷到的东西?”

              灭秦

              灭秦

              作者:龙人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              大秦末年,神州大地群雄并起,在这烽火狼烟的乱世?#23567;?#38543;着一个混混少年纪空手的崛起,他的风云传奇,拉开了秦末汉初恢宏壮阔的历史长卷。大秦帝国因他而灭,楚汉争霸因他而起。因为他——霸王项羽死在小小的蚂蚁面前。因为他——汉王刘邦用最心爱的女人来换取生命。因为他——才有了浪漫爱情红颜知己的典故。军事史上的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是他的谋略。四面楚歌动摇军心是他的筹划。十面埋伏这流传千古的经典战役是他最得意?#24917;?#20316;。这一切一切的传奇故事都来自他的智慧和武功……

              小说详情
              今天的体育彩票11选5 山西11选5下 广东时时彩开奖的结果 重庆快乐十分全天计划 丹东福彩157期牛彩网 浙江快乐彩前三直走势 德州扑克之星充值卡 双色球合买群 广西快3技巧 曾道人攻略图 江苏11选5走势图遗漏 快速时时彩的套路 上海快三福彩走势图 广东11选5玩法 曾道人心水论坛首页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