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d id="scrc8"></dd>

    <div id="scrc8"></div>

      <dd id="scrc8"></dd>

      <dd id="scrc8"></dd>
      
      
      <dd id="scrc8"></dd>

          <div id="scrc8"><tr id="scrc8"></tr></div>
        1. <dd id="scrc8"></dd>

              <dd id="scrc8"></dd>

 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 : 中侖網 > 小說資訊 > 恨我不必那么真習習涼_恨我不必那么真習習涼小說閱讀

              恨我不必那么真習習涼_恨我不必那么真習習涼小說閱讀

              今天小編帶來恨我不必那么真小說,這本小說是描寫葉冰離,戚月染之間故事的小說,該小說作者是習習涼,一場車禍,父親溺死,未婚夫消失。她厚顏無恥找上前任,死纏又爛打。訂婚禮,她鳳冠霞帔,卻終是他眼中不可饒恕的罪人。結婚宴,新娘不是她,新郎將她撲到,一通云里霧里。他對所有人熱情似火,獨獨對她冷若冰霜。她拋棄尊嚴不死不休,偏偏因他飽受折磨。這場愛恨糾纏的爭斗,誰會一路笑到最后?螳螂捕蟬,回頭對黃雀諂笑:“噓,恨我不必那么真。”

              楔子

              “本臺特約報道,昨晚辛京環江路連續彎道處發生連環車禍。一車沖出護欄墜江,一車撞上山體,多車不同程度碰撞。主肇事駕駛員彭某因醉酒駕駛被警方拘留,傷亡人數還在進一步統計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會的……不會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醫院狹長走廊上,葉冰離竭力忘記新聞內容,雙手交疊摁住蒼白的唇,卻蓋不住慌亂的碎碎念。

              白色睡衣隨她來回踱步而飄蕩,她目光游離,腳上拖鞋掉了渾然不知,光腳踩踏冰冷地面,身上冷汗不止。

              頭頂白燈持續發亮,但遠不及手術中三個字刺眼。

              咔嚓……

              手術室門推開,走出來的不是醫生。

              葉冰離眉頭一擰,還是沖上前脫口而出:“阿姨,日濡沒事吧?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還有臉說沒事!是你害死我兒,我要殺了你!”戚美惠勃然大怒,反手推倒葉冰離,如同被觸及逆鱗。

              她呲著艷紅的嘴,飛身騎在葉冰離身上,死死掐住她脖子。

              可她似乎周身力氣被抽走,葉冰離在她手下屁事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戚美惠泄了氣,一屁股坐在地上,蹬去高跟鞋,雙手捂臉放聲嚎啕:“我的兒,你死得冤啊!”

              “死?”葉冰離身體猝不及防顫栗,瞪著朦朧淚眼搖頭自語,“今天是我們訂婚的日子,他,他不會丟下我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閉嘴,我就不該松口答應你們的婚事!昨晚,他要不是接了你的電話開車去找你,怎會出車禍!掃把星,滾出我的醫院,滾!”戚美惠發狂咆哮。

              昨晚的車禍,她一雙兒子一死一傷。

              她氣惱地抄起地上的高跟鞋狠命砸向葉冰離,正中她腦門,這才稍稍解氣。

              “董事長,節哀順變。”醫生攙扶哀哀戚戚的戚美惠站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讓保安把她轟出去!百奇集團旗下所有場所,她都不得踏入半步!”戚美惠呲牙裂嘴咆哮。

              恍如隔世的葉冰離在保安拖她胳膊時,猛然回神。她蒼白臉上遍布淚痕,只有額頭被砸紅。

              她心急尋找戚美惠,伸手苦苦哀求:“阿姨,我要見日濡,你讓我見他最后一面,阿姨!”

              “愣著干什么,拖出去!”戚美惠橫眉順眼,臉上淚漬干涸,冷漠轉身走進手術室。

              “不!日濡!”葉冰離張牙舞爪反抗,但還是被保安拖行離開手術室。

              到醫院門口,保安則像丟垃圾似得,隨意扔下葉冰離。

              轟隆隆……

              清晨的光還沒來得及破曉,天邊黑壓壓的云就強勢入侵。

              葉冰離手腳并用從地上爬起,咬牙沖向醫院大門。

              她的未婚夫在里面,她豈能拍拍屁股走人?

              就算死,她這個未婚妻也要盡義務。

              但保安鑄造的銅墻鐵壁,讓葉冰離碰得頭破血流。

              她癱軟的身子第二十三次被保安丟出去,直直砸在水泥地上,悶響加上頭頂悶雷,炸響在她耳邊。

              瞬時,豆大雨珠從天而降,洗去她破爛四肢上的鮮血,打濕她瘦弱身體,比落湯雞更不堪。

              “戚日濡……”葉冰離黑發貼在頭上,激流的雨水擊倒她不堪一擊的眼簾,隱去所有想說的情話。

              她昏倒在暴雨傾注的天空下,光著腳,身上睡裙黑了,碎了,濕了。

              什么都沒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可今天本該是她的訂婚禮,怎么會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呀,冰冰你怎么在淋雨?”閨蜜從醫院大樓里沖出來,拉起意識模糊的葉冰離,帶她上計程車。

              “冰冰,警察剛才來消息,昨晚車禍中墜江的車打撈上來。伯父,伯父現在在殯儀館。”閨蜜神色閃躲,邊給葉冰離擦身體,邊嘀咕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爸怎么了?”葉冰離如夢初醒,打個寒戰揪住閨蜜胳膊。

              “誒,冰冰,誰知道老天怎么想得,一夜間奪走你父親和未婚夫。不過沒關系,你還有我。”閨蜜抱住葉冰離,凝望窗外瓢潑大雨,默默嘆氣。

              葉冰離死死揪著閨蜜的衣衫,終于忍不住放聲痛哭。

              一場連環車禍,她父親溺死,未婚夫死得不明不白。

              她的世界,猶如窗外的暴雨天氣,陰暗地天崩地裂。

              ——

              “不行,我還是決定,做這個手術!”

              病房里,戚美惠突然起身,悶頭走向門外。

              “當初答應烏圖國那人,照顧好他孩子。我不能白收錢,做昧良心的事。”戚美惠急得像熱鍋螞蟻,不停自語嘀咕。

              病房內兩張床,兩個人,一個身上插滿管子,一個身上蓋著白布,那是她可憐的兩個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“不用找,我已經來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說話的人踏進病房,纖長的手搭在把手上,露出銀灰色袖扣,上面隱隱有暗紋W。

              戚美惠面色一喜,隨后又沉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真的沒危險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凡事都有風險,更何況是史無前例的手術。”

              戚美惠憂心忡忡盯著床上面如白紙的兒子,攥緊拳頭從牙縫擠出一句話。

              “好,不入虎穴焉得虎子!”

              恨我不必那么真

              恨我不必那么真

              作者:習習涼類型:現情狀態:連載中

              一場車禍,父親溺死,未婚夫消失。她厚顏無恥找上前任,死纏又爛打。訂婚禮,她鳳冠霞帔,卻終是他眼中不可饒恕的罪人。結婚宴,新娘不是她,新郎將她撲到,一通云里霧里。他對所有人熱情似火,獨獨對她冷若冰霜。她拋棄尊嚴不死不休,偏偏因他飽受折磨。這場愛恨糾纏的爭斗,誰會一路笑到最后?螳螂捕蟬,回頭對黃雀諂笑:“噓,恨我不必那么真。”

              小說詳情
              今天的体育彩票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