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d id="scrc8"></dd>

    <div id="scrc8"></div>

      <dd id="scrc8"></dd>

      <dd id="scrc8"></dd>
      
      
      <dd id="scrc8"></dd>

          <div id="scrc8"><tr id="scrc8"></tr></div>
        1. <dd id="scrc8"></dd>

              <dd id="scrc8"></dd>

 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 : 中仑网 > 小说资讯 > 恨我不必那么真习习凉_恨我不必那么真习习凉小说阅读

              恨我不必那么真习习凉_恨我不必那么真习习凉小说阅读

              今天小编带来恨我不必那么真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叶冰离,戚月染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习习凉,一场车祸,父亲溺死,未婚夫消失。她厚颜无耻找上前任,死缠又?#20040;頡?#35746;婚礼,她凤冠霞帔,却终是他眼中不可饶恕的罪?#24661;?#32467;婚宴,新娘不是她,新郎将她?#35828;劍?#19968;通云里雾里。他对所有人热情似火,独独对她冷若冰霜。她抛弃尊严不死不休,偏偏因他饱受折磨。这场爱恨纠缠的争斗,谁会一路笑到最后?螳螂捕蝉,回头对黄雀谄笑:“嘘,恨我不必那么真。”

              楔子

              “本台特约报道,昨晚辛京环江路连续弯道处发生连环车祸。一车冲出护栏坠江,一车撞上山体,多车不同程度碰撞。主肇事驾驶员彭某因醉酒驾驶被警方?#36763;簦?#20260;亡人数还在进一步统计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会的……不会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医院狭长走廊上,叶冰离竭力忘记新闻内容,双手交叠摁住苍白的唇,却盖不住慌乱的碎碎念。

              白色睡衣随她来回踱步而飘荡,她目光游离,脚上拖鞋掉了浑然不知,光脚踩踏冰冷地面,身上冷汗不止。

              头顶白灯?#20013;?#21457;亮,但远不及手术中三个字刺眼。

              咔嚓……

              手术室门推开,走出来的不是医生。

              叶冰离眉头一拧,还是冲上前脱口而出:“阿姨,日濡没事吧?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还有脸说没事!是你害死我儿,我要杀了你!”戚美惠勃然大怒,反手?#39057;?#21494;冰离,如同被触及逆鳞。

              她呲着艳红的嘴,飞身骑在叶冰离身上,死死掐住她脖子。

              可她似乎周身力气被抽走,叶冰离在她手下屁事没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戚美惠泄?#20284;?#19968;屁股坐在地上,蹬去高跟鞋,双手捂脸放声嚎啕:“我的儿,你死得冤啊!”

              “死?”叶冰离身体猝不及防颤栗,瞪着朦胧泪眼摇头自语,“今天是我们订婚的日子,他,他不会丢下我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闭嘴,我就不该松口答应你们的婚事!昨晚,他要不是接了你的电话开车去找你,怎会出车祸!扫把星,滚出我的医院,滚!”戚美惠发狂咆哮。

              昨晚的车祸,她一双儿子一死一?#24661;?/p>

              她气恼地抄起地上的高跟鞋狠命砸向叶冰离,正中她脑门,这才稍稍解气。

              “董事长,节哀顺变。”医生搀扶哀哀戚戚的戚美惠?#37202;?#26469;。

              “让保安把她轰出去!百奇集团旗下所有场所,她都不得踏入半步!”戚美惠呲牙裂嘴咆哮。

              恍如隔世的叶冰离在保安拖她胳膊?#20445;?#29467;然回神。她苍白脸上遍布泪痕,只有额头被砸红。

              她心急寻找戚美惠,伸手苦苦哀求:“阿姨,我要见日濡,你让我见他最后一面,阿姨!”

              “愣着干什么,拖出去!”戚美惠横眉顺眼,脸上泪渍干涸,冷漠转身走进手术室。

              “不!日濡!”叶冰离张牙舞爪反抗,但还是被保安拖行离开手术室。

              到医?#22909;?#21475;,保?#33485;?#20687;丢垃圾?#39057;茫?#38543;意扔下叶冰离。

              轰隆隆……

              清晨的光还没来得及破晓,天边黑压压的云就强势入侵。

              叶冰离手脚并?#20040;?#22320;上爬起,咬牙冲向医院大门。

              她的未婚夫在里面,她岂能拍拍屁股走人?

              就算死,她这个未婚妻也要尽义务。

              但保安铸造的铜墙铁壁,让叶冰离碰得头破血流。

              她瘫软的身子第二十三次被保?#25429;?#20986;去,直直砸在水泥地上,闷响加上头顶闷雷,炸响在她耳边。

              瞬?#20445;?#35910;大雨珠从天而降,洗去她破烂四肢上的鲜血,打湿她瘦弱身体,比落汤鸡更不?#21834;?/p>

              “戚日濡……”叶冰离黑发贴在头上,激流的雨水击倒她不堪一击的眼?#20445;?#38544;去所有想说?#37027;榛啊?/p>

              她昏倒在暴雨倾注的天空下,光着脚,身上睡裙黑了,碎了,湿?#24661;?/p>

              什么都没?#24661;?/p>

              可今天本该是她的订婚礼,怎么会……

              ?#25226;劍?#20912;冰你怎么在淋雨?”闺蜜从医院大楼里冲出来,拉起意识模糊的叶冰离,带她上计程车。

              “冰冰,警察刚才来消息,昨晚车祸中坠江的车打捞上来。伯父,伯父现在在殡仪馆。”闺蜜神色闪躲,边给叶冰离擦身体,边?#27490;尽?/p>

              “我爸怎么了?”叶冰离如梦初醒,打个寒战揪住闺蜜胳膊。

              “诶,冰冰,谁知道老天怎么想得,一夜间夺走你父亲和未婚夫。不过?#36824;?#31995;,你还有我。”闺蜜抱住叶冰离,凝望窗外瓢?#20040;?#38632;,默默?#37202;?/p>

              叶冰离死死揪着闺蜜的衣衫,终于忍不住放声痛哭。

              一场连环车祸,她父亲溺死,未婚夫死得不明不?#20303;?/p>

              她的世界,犹如窗外的暴雨天气,阴暗地天崩地裂。

              ——

              “不行,我还是决定,做这个手术!”

              病房里,戚美惠突?#40644;?#36523;,闷头走向门外。

              ?#26263;?#21021;答应乌图国那人,照顾好他孩子。我不能?#36164;?#38065;,做?#20142;?#24515;的事。”戚美惠急得像热锅蚂蚁,不停自语?#27490;尽?/p>

              病房内两张床,两个人,一个身上插满管子,一个身上?#20146;虐撞跡?#37027;是她可怜的两个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“不用找,我已经来?#24661;!?/p>

              说话的人踏进病房,纤长的手搭在把手上,露出银灰色袖扣,上面隐隐有暗纹W。

              戚美惠面色一喜,随后又沉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“真的没危险吗?”

              “凡事都有风险,更何况是史无前例的手术。”

              戚美惠忧心忡忡盯着床上面如白纸的儿子,攥紧拳头从牙缝挤出一句?#21834;?/p>

              “好,不入虎穴焉?#27809;?#23376;!”

              恨我不必那么真

              恨我不必那么真

              作者:习习凉类?#20572;?#29616;情?#21050;?#36830;载中

              一场车祸,父亲溺死,未婚夫消失。她厚颜无耻找上前任,死缠又?#20040;頡?#35746;婚礼,她凤冠霞帔,却终是他眼中不可饶恕的罪?#24661;?#32467;婚宴,新娘不是她,新郎将她?#35828;劍?#19968;通云里雾里。他对所有人热情似火,独独对她冷若冰霜。她抛弃尊严不死不休,偏偏因他饱受折磨。这场爱恨纠缠的争斗,谁会一路笑到最后?螳螂捕蝉,回头对黄雀谄笑:“嘘,恨我不必那么真。”

              小说详情
              今天的体育彩票11选5